--> 当韩信从屠夫的胯下钻过,看到一个影响他一生的东西 - 全家福酒总部_茅台集团_全家福酒_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_全家福酒业

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技术开发公司出品

例如:茅台全家福酒

当前位置

当韩信从屠夫的胯下钻过,看到一个影响他一生的东西

浏览数:55

文/小马连环      改编/艇歌


  公元前二百年,韩信撞上了一面墙。一位杀猪的堵住了韩信,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:请钻我的裤裆。

      那时的韩信穷困潦倒,穿着麻布衣服,吃饭基本靠蹭,唯一能让他挺起腰杆走路的就是他有把剑。

  剑是士的标志,就像马车是士大夫的标志,苹果手机是小资的标配(曾经哈)。韩信有一把剑,挂在腰上,寻找着士的感觉,却没有士的钱包,很打眼。

   屠夫拦住他。

   “我看你长得高高大大,又拿着把剑,挺得瑟啊。但我看你是个胆小鬼,有本事,你抽出剑,刺我,不敢的话,就从我的胯下钻过去。”

   其实不只韩信遇到过这样的挑战。过了一千年,有一个叫郭威的人也被一个屠夫堵住,屠夫拉开衣服,露出有战略脂肪储备的肚皮:“有本事,你就捅一刀。”


   再往回倒退五百年,李渊跟表弟隋炀帝杨广吃饭,杨广说你这个阿面婆,脸怎么长得像XX。

        李渊去了趟洗手间,拉开裤子看了看,差点哭晕在厕所里。

    回到家,李渊告诉老婆窦氏,皇帝说我是阿婆面。

    一般的老婆有两种反应。一种是劝:算了,忍了吧,皇帝是什么,我们惹不起。

  另一种是急:哎呀,他杨广就长得好看啦,弄不死他丫的。

窦氏选择了第三条:恭喜啊,老公,阿婆面在我们那是堂主的意思,堂就是唐,你袭封唐国公。说明你的位置很稳啊。

      这么远的飞盘,都被窦氏叼了回来。


  有时候,我们确实需要一点阿Q精神,或者叫唾面自干。

  当屠夫堵住郭威时,郭威真的拿起杀猪刀,然后一刀捅死了杀猪的。

  所以,当自己是傻B时,莫把别个当傻B。


   韩信选择了弯腰,他从屠夫的胯下爬过,然后起来拍拍身上的灰,在众人的嘲笑声中走了,一路走远。

  当这个集市再听到他的名字,他成了刘邦的将军,西汉的齐王。

      郭威被抓了起来,打进了死牢。军头李继韬欣赏他,将他从牢里私放了出来。数十年后,郭威成了后周的开国皇帝。

  不同的应对,似乎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结局。

  但真的如此吗?区别还是有的,区别是郭威把自己放到了一个巨大的不确定上,如果不是碰上伯乐李继韬,他可能早已经被处死;而韩信避免了在最无聊的事情上把自己置身于最大的不确定。

  如果有平行世界,我相信会有这样的场景,郭威被砍杀在菜市口。韩信同样有个版本,他刺死了屠夫,然后被抓住砍掉了脑袋。

  每一个选择都会决定我们的未来。我们要避免把最好的自己押给最不稳定的对象。

  这个我们,不单是一个复称,还适用于企业;这个不稳定的对象就包括从企业离职的一些人。

  现在的民营企业,大都是私企。既然是企业就会用人,既然用人就会有人员正常流动。注意,是人员流动,不是人才流失,有些人很自恋地、很生硬地非要给自己贴上人才的标签。什么是人才?岗位适用就是人才。可那又怎么样,双向选择。于是,这些人一跳槽或离职就开始心怀愤懑地攻击前东家,没有任何情分。那么,问题来了。我想弱弱滴问一声:你能干什么?你会干什么?

这些没有职业操守的家伙,职业生涯基本定局了,一般一生不会得到重用,今日攻讦前东家,明日就会出卖现公司,傻B才不会戒备你!


  很多年以后,韩信找到那个屠夫。

  屠夫提心吊胆很久了。结果韩信把他提为护军卫,还告诉他:当年,我不是怕你,而是我没有道理去杀你。如果杀了你,我不会有自己的今天。

  韩信说,我可以把我的命押给项羽,押给刘邦,甚至是吕后,但不会押给你。


  再穿越到现在。

  有时候,遇到离职人员在客户面前抹黑我们自己的时候,可以读出三个信息:一、公司不完美,可是世界上偏偏就没有完美的公司;二、恩断义绝地诋毁,说明喂狗有时比养汉奸更养眼;三、客户不是傻B,你在控诉深仇大恨,客户在笑你,他比你更清楚彼此之间的地位。

      英国首相丘吉尔说: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,也没有永远的敌人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

      可惜你不懂这些,所以永远只能是牺牲品。


  因此,面对有些人的信口雌黄和复杂心理,我们不要挥霍我们的愤怒。

  同样,不要忽略每一个迎面而来的微笑。

  那么,当韩信从屠夫胯下钻过时,他看到了什么?是尿不湿还是护舒宝?我想应该是一个巨大的物体:心态。


  嘴有多贱,命就有多贱。佛说,心态不正常,就会有报应。因果就是这样。

  如果碰到墙,绕开就是了,不要忘了,人是活的。



在线购酒
 
 
 
 
在线购酒